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合作频道 | 国际经济

欧元区经济增长动能强劲 民粹主义或再掀风波

2017-12-20     上海金融报     访问次数:0

  四季度以来,欧元区经济增势持续超预期。最新数据显示,欧元区12月综合PMI初值创82个月新高。IHS Markit首席商业经济学家Chris Williamson预计,欧元区四季度GDP环比增速将达0.8%,有望成为2011年初以来表现最好的一个季度。


  制造业动力全面爆发


  根据IHS Markit公布的数据,欧元区12月制造业PMI初值录得60.6,创历史最高水平,较前值60.1增长0.5;12月服务业PMI初值亦录得80个月高点,达56.5,前值为56.2。在制造业和服务业双双走强的驱动下,欧元区12月综合PMI初值录得56.5,为80个月高点,前值为57.5。


  值得关注的是,市场此前普遍预期欧元区经济增长将小幅放缓,12月制造业、服务业和综合PMI将分别下滑至59.7、56和57.2。


  从分项数据看,制造业新订单和新出口订单的强劲表现,是推动12月欧元区PMI大幅超预期的重要原因。其中,新订单创10年来最大增幅,新出口订单增幅亦接近11月创下的历史最高水平。


  从具体国家看,德国仍是欧元区“领头羊”,其12月制造业PMI初值为63.3,同样创历史新高,前值和预期值分别为62.5和62;服务业PMI初值为55.8,创24个月新高,高于前值(54.2)和预期(54.6);综合PMI初值录得58.7,创80个月新高,大幅高于前值(57.3),市场预期为微降至57.2。IHS Markit经济学家Phil Smith表示,12月德国产出、新增订单和就业数据均录得历史新高,乐观情绪将进一步支撑就业增长。


  法国则是欧元区今年最大的惊喜,其12月制造业PMI初值59.3,创本世纪初以来新高,远超前值(57.7),预期为降至57.2。受此带动,尽管12月服务业PMI初值(59.4)不及预期(60)和前值(60.4),综合PMI仍录得60,虽低于前值(60.3),但高于市场预期的59.6。IHS Markit经济学家Alex Gill 表示,12月数据受到制造业驱动,产出和就业增速均为2000年夏天以来最快,预期2018年法国经济将迎来进一步增长。


  事实上,不仅是四季度,今年前三季度,欧元区GDP同比增速分别为2%、2.3%和2.5%,平均增速为2.3%,超过美国、英国和日本。同时,欧元区经济增长不仅动能显现,且主要成员国经济增长的同步性为欧元区成立以来最高。


  浙商证券认为,宽松的货币政策、适度的财政扩张政策、边缘国家近年实施的结构性改革,是推动欧元区强劲复苏的主要因素。一方面,宽松的货币政策为金融机构和实体经济部门提供了较宽松的融资环境,推动资产价格不断上涨。另一方面,中等程度的财政扩张政策,为欧元区经济复苏注入“强心针”。此外,2010年以来,爱尔兰、西班牙、葡萄牙和意大利等国对劳动力市场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目前效果开始显现。经济增长提速带动就业,失业率逐渐回落。


  民粹主义阴霾挥之不去


  虽然今年欧元区经济一路高歌猛进,但民粹主义的阴霾始终在欧洲上空挥之不去。上周末,即将出任奥地利总理的人民党党魁库尔茨(Sebastian Kurz)宣布,其所领导的政党将与极右翼的自由党联合组阁。这是自由党时隔10余年后再度进入政府,也使奥地利成为欧元区成员国中,首个有极右翼政党参与组阁的国家。


  虽然根据达成的联合执政协议,在新政府的五年任期内将不会发动任何事关欧盟成员国资格问题的全民公投,且库尔茨一再表态“新政府仍将以"亲欧盟"姿态出现”,但根据已透露的意向,作为反移民等政策的代表,自由党在新政府中或将占据外交、内政和国防三大关键部门的要职。这不禁让市场怀疑,此前欧元区一度出现的政治和解局面可能只是“昙花一现”,政治紧张格局仍将是未来欧元区最大的潜在风险事件之一。


  不仅是奥地利,2018年初将举行的意大利大选同样可能震动欧洲政局。根据民意调查,现年仅31岁的迈耶(Luigi Di Maio)的支持率为28%,领先所有竞争对手。而他是极左翼民粹政党“五星运动”的候选人,该党的创立者格里洛(Beppe Grillo)以反对欧盟和欧元著称,被称为“意大利的特朗普”。


  相比奥地利极右政党入阁、民粹主义政党可能执掌意大利,德国组阁“失败”的影响可能更复杂而深远。在寻求“牙买加联盟”失败后,德国总理默克尔似乎已经“无牌可打”。


  一方面,虽然此前明确拒绝组建“大联合政府”的社民党态度松动,于上周末宣布将与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就重组“大联合政府”展开试探性对话,或成为打破组阁僵局最不坏的选择。但是,若组建“大联合政府”,则意味着占有第三多议席的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将成为拥有预算监督权的最大反对党。


  另一方面,若“大联合政府”最终组阁失败,不可能与选择党联合执政的默克尔要么组成少数派政府,要么重新举行大选。分析人士认为,无论是“黑黄”还是“黑绿”,结果都是新政府面临“瘫痪”。而重新进行大选,更将严重伤害选民的信任,最终让始终被排除在组阁选项中的选择党受益。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