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业频道 | 产业政策

财政发力空间大 料将出台更多基建、减费降税措施

2016-08-01         中国证券报    访问次数:0

  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目前,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需要适度扩大总需求,并关注民间投资的变化。分析人士认为,下半年,货币政策不会主动宽松,将相机抉择配合财政政策发力;财政政策还有较大发力空间,“扩大总需求”未来将更多体现在财政政策上,料有更多增加基建、减税降费措施出台。


  从货币政策来看,今年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7.53万亿元,同比多增9671亿元。考虑到上半年地方政府债务置换规模,实际信贷增量更高。下半年,信贷增量将继续受到地方政府债务置换的影响,按照两年11.4万亿元的置换计划,平均每年应置换约5.7万亿元。对于地方政府而言,越快置换完毕,债务负担也就尽早得以减轻。有机构预计,2016年地方政府债务置换总规模很大可能会高于5.7万亿元。如果保守以5.7万亿元作估计,假定其中2/3为银行贷款,当信贷全年增速为14%,信贷新增12.5万亿元时,实际信贷增量可能已约为16万亿元,增速高达17%以上。若达到这一增速,流动性总体应无虞。


  在人民币汇率方面,对人民币的看法由此前的“双向弹性浮动”转为“合理均衡位置维持稳定”,显示人民币汇率管理方面也有较大灵活度。一方面,汇率政策要服务于国内经济增长;另一方面,也要避免资本大幅波动带来的流动性风险与系统性风险。


  用好组合政策,财政政策是下阶段发力重点。当前,经济下行是有效需求不足与供给结构失衡的叠加,货币政策效应相对有限,更应重视财政货币政策的协调。下半年财政政策将进一步发力。在方向上,会从减轻税收负担和扩大财政支出两个方向同时推进。


  一方面,扩大财政支出可用来对冲民间投资下滑。2015年上半年和今年民间投资增速出现大幅下降,与资本回报率下降、政府投资对民间投资的挤出效应等因素有关。当前,民间投资中接近45%是制造业投资,30%左右是房地产投资。今年初到5月末,制造业投资增速从8.1%下降至4.6%,同时期民间投资增速从10.1%下降到3.9%,二者具有趋同性。虽然上半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回升,但主要是国有大型房地产开发企业扩大投资,中小型民营房地产企业的投资力度并未增强。在稳增长措施中,政府加大了财政支出和对基建投资的投入,而这部分主要体现为国有投资的回升,民间投资被“玻璃门”挡在公共设施及服务等具有稳定回报和较高收益的领域之外,参与极少。短期而言,民间投资难见显著回升。


  相较而言,“减税降费”对于民间资本的影响更为重大。当前,民营资本获取信贷的难度增加,货币政策对提升民间资本投资有限。通过减税降费可降低企业成本,提高企业生产积极性,提升企业投资回报率。民营资本市场嗅觉灵敏,已经在部分新兴产业领域例如电池、新能源汽车等展现出积极的投资热情。政策应切实降低民营投资成本,破除投资壁垒,才能真正看到民间投资的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