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0到1:起点上的成功密码

2017-12-01     中青在线     访问次数:0

  创业是一艘驶向未知大海的船,旅途中难免会遭遇风浪,但因为梦想在彼岸闪闪发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踏上这条船,前行者的经验或许能给他们一些启示。


  有胆迈出第一步


  以前大多数年轻人的完美成长路径,是上个好大学再找份好工作,稳定又有前途。可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如果创业的梦想一直在心里躁动,那任何所谓的好工作甚至学业都不能束缚自己。


  孟兵从西安交通大学毕业后先后在腾讯、百度工作,这些中国最好的互联网企业也挽留不住他的吃货心——想在北京吃到家乡最正宗的肉夹馍。2014年,他和几个80后IT男辞职创业,在网上写了一篇文章《我为什么要辞职去卖肉夹馍》爆红。


  真正创业了,老本行给了孟兵团队不同的思路,他们成了“互联网餐饮代表”,要把互联网精神中重视用户体验的核心理念融入每一个小小的肉夹馍里。他相信,如果坚持努力“让用户享受到极致品质的产品和服务”,就是真正在用互联网精神做事,“也最有可能获得成功”。如今,“西少爷”挺过了餐饮创业3年的门槛,开了19家门店。


  年轻人为创业从政府部门、央企国企、知名外企民企辞职,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社会上形成了以鼓励为主的风气。整个社会给了他们更多机会和试错的空间,对于大学生影响比较大的政策是“允许休学创业”。华中科技大学的付小龙就是受益者。


  在付小龙读大三的时候,为集中精力研发一款专为情侣打造的手机App“恋爱笔记”,他作出了一个“冒险”决定:休学创业。为此,他不厌其烦地找学校相关领导陈述自己的创业计划与梦想,希望能得到理解与支持。幸运的是,这个另类的选择最终成行。


  2014年年底,教育部宣布允许大学在校生休学创业。付小龙看到这则消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立马拨通好友的电话分享喜悦,因为当时他的创业项目发展良好,休学是“到了这一步、没有办法两边兼顾的决定”。


  从离开学校的那天起,付小龙就把自己只看成一个创业者。他曾在朋友圈写下这段话:“我们是一家公司,而不是学生团队。我们是在创业,而不是做个项目锻炼一下。我们正在做的就是我们的工作,而不是业余时间的兼职。我是CEO,不是一名在校大学生!”


  虽然创业并不适合所有年轻人,创业仍是少数人的选择,但国家和社会鼓励年轻人有更多样化的成长方式,敢于迈出第一步的年轻人也正以奋斗和拼搏创造出了优异的产品和服务。


  寻找市场,或者创造市场


  创业一开始最关键的是找到合适的项目。在运转成熟的市场里,新来者熟悉互联网,他们关心每一个痛点,他们在细微处不断寻找和改善,不经意间创造了新的产业和生活方式。


  戴威在校园里做“小黄车”的时候并没想到,短短几年以ofo为代表的共享单车会成为“中国新四大发明”。最初创业非常苦,他们东拼西凑每人投入了两三万元作为公司的启动资金,没有办公地点就在快餐店里点一杯咖啡“蹭”到第二天凌晨。


  虽然第一代产品并不理想,但戴威始终坚持在自行车出行领域闯荡,他决定将ofo转向共享单车,并宣告了自己的愿景:只连接车,不生产车。


  后来,随停随走的共享单车真正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难题,成了城市里新的交通方式。截至目前,ofo已在全球18个国家、超200座城市开展业务,为全球两亿用户提供了超40亿次绿色低碳出行服务。


  低频但重要的载体都可以被“共享理念”提升使用效率,例如更方便的打车服务平台、方便快捷的各类网购平台甚至那些可以拍照更美的软件也拥有海量的用户。这些年轻的创业者以创新的思路让人们的生活更美好。创新所带来的美好生活屡屡换来外国人惊叹和羡慕的眼光,我们可以自信地说,中国的产品正在引领世界。


  冷门的产业也被创业者挖掘出了新机会。被称为“植物黄金” 的杜仲正是如此,西北农林科学大学的博士朱铭强一直从事基于生物炼制的杜仲资源开发方面的研究工作,毕业后也在从事生物质资源高值化利用方面的研究工作。


  大学期间,朱铭强组织成立了杜仲资源高值化利用研究科技创新团队。经过多年的探索研究,团队成功地探索出基于生物高值化利用对杜仲全组分进行绿色、高效分离方法;首次应用NIRS技术高效简捷鉴定不同产地来源的杜仲叶品质,构建出中国不同区系范围内杜仲叶片活性成分分布规律图谱;成功从日本大阪大学引进杜仲胶清洁高效提取分离技术,为后续产业化开发提供了有效的理论参考。


  随着杜仲精粉茶和杜仲精元粉等产品相继研发成功,2014年5月,他们在新疆成立了新疆仲兴生物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总投资5500万元。不仅如此,杜仲也成了扶贫的新手段,朱铭强发起并成立了扶风县翔林杜仲专业合作社。


  口碑是“打天下”的法宝


  很多人总认为,现代社会学历是敲门砖,大城市有更多的机会,若没有这些就会远离成功,可对于真正创业的人来说这还真不一定。真正创业后,无论是什么出身,在什么地方,拥有什么学历,只要能带来过硬的产品和服务,必然会积累口碑,成为行业的领先者。


  刘伯敏出生在甘肃的一个小山村,家境并不富裕,他考入南京工程学院的学费,是自己做电焊工挣来的钱和乡亲们10元、20元凑来的。到了大学,刘伯敏一直在留意各种创业机会,终于参加一个创业比赛获奖,得到20万元的启动资金。


  2013年年底,刘伯敏接手南京传统包子店“和善园”,他强调“快节奏”为上班族服务,迅速占领市场。订餐、送餐、店铺选址网络化,一年店铺增开百间,年营业额破亿元,并开辟了无锡、苏州市场。


  “如果总把自己‘端着’,可能机会就错过了。”刘伯敏深知草根创业必须“放下身段,厚着脸皮”,尽可能地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结交人脉。在别人拉不下脸的时刻,他总会成为那个先打破僵局,主动沟通的人。


  拥有名校学历的张天一也没太看重学历,这位北京大学法律专业毕业的高材生打着“霸蛮”旗号做了卖湖南米粉的“伏牛堂”。格力电器的董明珠曾当面怒斥他:“北大毕业却去卖米粉是对教育资源的严重浪费!”张天一却平静地说:“今天我卖米粉,我就觉得这个我要干一辈子,那是我选的。”在张天一眼里,所谓的知识、教育,“决定不了你的下限,但它决定你的天花板、决定你的上限”。


  一线城市纵然资源、人才聚集,但竞争同样激烈,在非一线城市也能做出好产品。在上海造成排队超过3小时、“黄牛”穿梭在排队人群中的“喜茶”就出身小城市,靠口碑打出了一片天地。


  2012年5月12日,聂云宸在广东省江门市九中街创办了小小的茶饮店喜茶,没人认可他,他却相信新茶饮的魅力,开始自己研发芝士奶盖茶饮,并设计时尚又酷的店面。


  因为好喝,喜茶渐渐有了一小批死忠粉,这些人愿意驱车特地前往,再排队几小时喝喜茶,并为每一家的新店积累人气。5年时间,喜茶在各地开出分店约50家,均为直营店铺,总体营业额过亿元。


  创业是新的赛跑线,残酷却充满活力。创业者个人光鲜或凄惨的故事并不能长久换来人气,只有口碑才是“打天下”的法宝。有能力的创业者用事实证明,用户会为你用脚投票。


  在高峰低谷都拼命成长


  任何人的创业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成功所积累的经验,失败所积累的教训都是宝贵的财富。这一代年轻的创业者更容易得到媒体关注,成为创业明星成功和失败都被聚光灯无限放大,有些人将此化为鞭策和动力,也有些人为出名搏出位,失去了创业底线。


  郭列的创业像坐过山车,有过攀上顶峰的爆红,也有过跌入低谷时的无人问津。2014年,从华中科技大学毕业后在腾讯工作的他辞职创业,带领团队用3个月的时间开发出“脸萌”,以制作可爱的卡通人物头像一夜爆红。


  “脸萌”的成功仿佛是“中奖式”的,可郭列迷茫了。那时他的电话被打爆了,一直忙于接受采访,或奔波在路上参加论坛,和团队越离越远。甚至连家人得知他最近的消息都是通过媒体。但是渐渐地,使用“脸萌”的人越来越少。


  醒悟并不算晚。郭列又开始了新产品Faceu的研发,拿到了如同救命钱一样的投资后开始没日没夜地研发,高强度的研发甚至让他坐救护车进了医院,之前的团队成员也有人离开。


  幸运的是,Faceu又成功了,成为年轻人甚至明星的新宠。郭列成长了,这一次他处理问题成熟了,懂得善待团队,开始学习管理经验,也不太在乎媒体曝光度了。


  成功时记得保持初心,在低谷时的坚持更难得可贵。尚晓辉在上海第二工业大学读书的时候瞅准了二手书的商机,做起了二手书回收生意,不仅颇具规模,还获得了100万元投资。可好日子没多久,因为二手书的创业项目并不新鲜,竞争对手非常多,再赶上融资困难,前景一片灰暗。在最困难的时候,他不仅把赚来的300万元亏了,还负债180多万元。


  幸运的是,在这种压力下,尚晓辉的核心团队一直没有离开,甚至在一年没有发工资的情况下跟着他熬过一年又一年。2017年年初,一名投资人找尚晓辉喝茶。这名投资人原本以为团队要死掉,结果却听到了团队在不懈坚持的故事以及对未来的规划,一周内投资款就到位了。


  马云说:“今天很残酷,明天很残酷,后天很美好,很多人死在了明天的夜里。”真实的创业没有明确的时间点,但别因为一时的成功或失败而否定自己,无论何时都要对项目和自己有清醒的认识。


  同理心让他们行动起来


  创业会改变自己的命运,有些创业甚至改变了一个群体的命运,这种动力源自他们内心的责任感,同理心促使他们必须行动起来。


  曹军是一位盲人,明眼人难以想象,今天的科技给像他一样的盲人带来的冲击有多大。他决心通过创业改变盲人在这个时代的“沟通障碍”。为此,他的公司开发了一款名为“保益悦听”的软件,通过手势控制和语音播放,用科技的力量改变盲人的生活,让他们可以与常人一样使用智能手机,用手机聊天、上网。


  这条路比普通创业更为艰难,曹军的故事感动也吸引了很多人加入。他在吸引一位技术大牛加入时曾说:“你们的生活是五颜六色的,我们的生活只有黑色,能不能帮助盲人改变生活方式?开发一款普通的软件可能没人记得你,可每一个使用这个软件的盲人一定会打心眼儿里感谢你。”


  他的创业梦想曾打动过马化腾和李彦宏,让腾讯、百度向他提供源代码协助盲人软件的开发。他还曾见到比尔·盖茨,现场为他演示了盲人如何用触屏手机浏览网页、玩微信、打字。比尔·盖茨高兴地握住他的手说:“你所做的事情很伟大。希望你的企业能够坚持下去,只有很好地活下来,才会有更多的机会。”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有两个女学霸凭着自己善良和敏感的心,用科技的方式改变了失语者的沟通难题,并尽最大力量保护他们的尊严。


  创始人王娜娜和联合创始人黄爽是同宿舍的闺蜜,她们创造的App“手音”是一款针对失语者的小众产品,失语者只需要在胳膊上佩戴臂环,就可以自动翻译手语,成为润物细无声的沟通桥梁。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们认识了一位失语者朋友,感到了失语者和普通人沟通的困难。她们设想,自己在图像识别上的积累或许可以用这种技术帮助失语者。为此,她俩着手研究手语翻译的可行性,开始查论文、做实验、写代码。产品一次次迭代,为的是要保护失语者的尊严。现在,“手音”涵盖了200个手语动作,识别准确度已经达到95%。


  这两个善良的90后姑娘笑着说:“或许因为我们现在还没有走向社会,没有买房的苦恼和社会的压力,只是觉得我们所拥有的技术能够对社会有价值,能够真正帮助一些人,我们又有时间,那就做吧!”


  合伙人决定未来


  创业不是单打独斗,团队合作显得尤为重要。与之相对应的是,团队内部彼此的协调和管理问题也经历着重重考验,能否同甘共苦考验着每一个创业团队。


  黄衍博大学4年经历了3次创业,前两次都失败了,但最幸运的是,他和团队一起挺过来了。之前的项目停止后,团队面临解散,黄衍博同样感到迷茫。在3个月内,他一方面需要稳定团队核心成员的情绪,鼓舞士气,另一方面还需要继续寻找互联网世界里的空白领域,并寻求市场机遇,考证市场需求。


  他们创办了“亿年”——在微信中的共享相册。为了招到合适的技术负责人,黄衍博去武大、华科一个一个找人。终于碰到一个合适的人,但当时这个人已经签约了华为公司,黄衍博跟他聊了十几个小时吸引他加入了团队,成了技术合伙人。


  在遭遇资本寒冬的时候,身边一个个创业公司倒下。在“亿年”资金链断裂的情况下,每个人咬紧牙根过日子,公司欠了创业核心团队几个月的工资,将仅剩的钱去继续招员工和补交租房费用。在聚餐时,大家聊起来为什么还能坚持,一个团队成员说:“因为有这么一群人在这里,我们就相信一定能挺过难关。”


  团队合作并不总是齐心协力的故事,王冲的创业项目“泡面吧”在前景一片大好的时候遭遇了合伙人分家。几乎在一夜之间,合伙人之间的矛盾和分歧爆发出来,难以调和,还受到了媒体的关注。


  王冲那段时间很痛苦,一直在思考和反思自己:我究竟拥有什么核心能力?他意识到,一个创业者的核心能力是超强的学习能力。


  过了大半年后,王冲带着新项目“萌码”回归了,并入驻了创业孵化器。他回顾过去发现,一个人的成功是暂时的、偶然的,失败是永恒的、必然的,如何面对失败把大家分成了不同的模样。


  王冲说:“在创业过程中注定会有失败,在面对失败的时候保持着一颗炽热的、永不言败的、仍然热爱生活的心是最重要的。”